川大华西医院医生回忆在诺奖得主师门下的岁月

美食行家 2019-10-11

原标题:我的导师得了诺奖

  向丽莎与格雷格·塞门扎教授

  北京时间10月7日下午5点30分,2019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公布,获奖者分别是来自哈佛医学院达纳-法伯癌症研究所的威廉·凯林( William G. Kaelin, Jr.),牛津大学和弗朗西斯·克里克研究所的彼得·拉特克利夫( Peter J. Ratcliffe),以及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医学院的格雷格·塞门扎(Gregg L. Semenza)。

  作为格雷格·塞门扎教授的学生,四川大学华西医院肿瘤专业临床医生向丽莎,曾在2012年~2014年进入实验室工作。两年间,在教授的指导下,完成了缺氧调控肿瘤方向的多项研究。

  得知导师获奖,向丽莎给格雷格教授发去祝贺邮件。第二天一早,她就收到了格雷格教授的回信,邮件中,格雷格教授说道:也谢谢你,希望你在成都好好工作和生活。

  三位科学家的研究成果

  或为癌症等开辟新临床治疗途径

  众所周知,包括人类在内,绝大多数的动物离不开氧气。但对于氧气的需求,又必须达到平衡。缺乏氧气,会窒息而死;而氧气过多,又会中毒。为此,生物体也演化出诸多机制,来控制氧气平衡。如何弄懂这一机制,并为疾病治疗所用?三位科学家开始了长期的研究。

  在研究中,三位科学家阐明了人类和大多数动物细胞在分子水平上感受氧气含量的基本原理,揭示了其中重要的信号机制,可以说,他们的研究成果为贫血、心血管疾病、黄斑退行性病变以及肿瘤、癌症等多种疾病开辟了新的临床治疗途径。目前,已有类似的疗法进入了早期临床试验阶段。

  得知导师获奖,“震撼、高兴、激动”

  向丽莎说,当她得知导师获奖的消息时,心情是震撼、高兴、激动的。她发出一条朋友圈后,有同事得知,获奖者是她的导师,还在评论里开玩笑说:这真是我们离诺奖最近的一次。她回想起在实验室与格雷格教授共事的两年时光,心中久久不能平复。随即,她向格雷格的邮箱发出祝贺邮件。第二天一早,她就收到了导师的回复,“也谢谢你,希望你在成都好好工作和生活。”

  向丽莎说,其实学术圈内的人对格雷格教授获诺奖并不惊奇,“迟早的事。”在约翰霍普金斯大学期间,学院的一些教授就预测,格雷格教授将在5年内获诺奖,因为格雷格教授与同伴探索发现的“氧感知通路”,在基础研究和临床应用上都有着十分重要的科学价值。而且作为诺贝尔奖的风向标,早在2016年,格雷格教授就已获得拉斯克基础医学研究奖。而此次真正获得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确实也给她和实验室的同事很大鼓舞。

  参与研究缺氧对肿瘤发展的调控机制

  向丽莎是如何开始与格雷格教授共事的?向丽莎博士阶段研究的是肿瘤方向,与格雷格教授实验室研究方向相同,通过引荐,她在2012年作为格雷格教授第一个中国CSC联合培养博士,进入了格雷格教授实验室工作。她坦言,那两年,是她人生中受益匪浅的一段时光。

  在实验室,向丽莎主要参与研究缺氧对肿瘤发展的调控机制,以及从事一小部分抗肿瘤药物的前临床实验。因为格雷格教授研究的缺氧诱导因子与很多疾病有关,尤其是肿瘤,所以他们很早就开始筛选能够抑制HIF-1的药物,其中有一项HIF-1抑制剂的前临床试验(动物实验),就是向丽莎在格雷格教授的指导下独立完成的,并且取得比较好的效果。从这个课题之后,格雷格教授对她更加信任,又给了她两个难度更高的课题进行研究。

  诺奖得主面面观

  A面

  他很严格

  一对一指导实验室成员

  有时答不上问题会被他“轰”出办公室

  向丽莎坦言,最开始去格雷格教授的实验室其实心里还是挺“虚”的,因为身边都是各名校毕业生。而格雷格教授一视同仁,给她安排很好的指导老师,把集体讨论变为单独会见,“从不落下任何一个学生。”格雷格教授的实验室也不像其他院士的实验室一样人很多,“从不会超过15人。”而教授给出的理由则是,“如果人太多,我没有精力和时间保证对每一个人进行指导。”所以,在实验室,格雷格教授对成员的指导和训练都是一对一的,“每个人的每个课题,他都亲自指导、把关。”

  她回忆,实验室的学术氛围很浓,格雷格教授对大家很严格,“每做一个实验前,他都会单独会面交流,细到实验的每个步骤、实验试剂的用量、如何操作等等,他都会详细过问,写成的书面材料,连标点符号都不放过。”“有时答不上问题,还会被‘轰’出办公室。”向丽莎说,“在这样的氛围中,你必须努力工作,否则就会落后。”那两年,她几乎每天早上6:30就起床,晚上10点才回家,周末还要自觉加班。而正是那严苛的两年锻炼了她,她笑着说:“在教授那里训练两年后,我可以去任何一个高强度高压力的地方工作。”

  “他每天早上是整栋楼最早来的人。”她曾细心观察过,“教授几乎每天4点就会起床,6点甚至更早,就会到实验室,而晚上下班也很晚,可以说把实验室当成第二个家。”向丽莎曾亲自问过他为何如此,而他给出的解释是“想避开早晚堵车高峰。”由于长期打字写文章,他的手严重变形,还有严重的腰椎劳损。

  B面

  他挺可爱

  爱踢足球、很会做饭

  喜欢中国长城、故宫、黄山

  与工作中的严谨细致相比,向丽莎说,只要离开实验室,生活中的格雷格教授则是一个简单随和的人,“很关心学生,实验室有谁过生日,都会买蛋糕和大家一起庆祝。”有时还会邀请学生去他家做客,“他很会做饭,每次去,他都会亲自下厨。”工作之余,格雷格教授除了看一些文化和历史的书籍外,还有一个爱好就是踢足球,平时还会到学校去教学生们踢球。

  格雷格教授对中国也有很深的感情,多年前,他们一家五口曾到中国旅游。“他很喜欢中国的长城、故宫、黄山,爬黄山时也是我们陪着一起去的。”他也喜欢中国的文化艺术,会到各种小店去淘中国的手工艺品,“看到一些中国的艺术品,他还会让我们跟他解释一下这些有什么含义、历史和来源。”向丽莎说,在日常生活中,格雷格教授可以说是一个很可爱的人。

  就在今年11月,格雷格教授将到上海开会,届时,她希望邀请他到成都来看看,“我相信只要他有时间,他一定会来。”向丽莎说。

  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 胡挺 章玲 图据受访者

川大华西医院医生回忆在诺奖得主师门下的岁月